當地時間6月16日,伊拉克巴格達,志願加入伊拉克政府軍打擊極端組織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”的志願者在街頭游行。
  中新網6月18日電 伊拉克局勢日益緊張,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18日發表專欄文章稱,與基地組織關係密切的伊斯蘭遜尼派武裝分子,接連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摩蘇爾和前總統薩達姆的故鄉提克裡克,準備向首都巴格達大舉進軍,伊拉克國家“分崩離析”,奧巴馬政府不得不准備緊急應變。分析稱,國際社會或面臨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第二個高潮威脅。
  伊拉克目前的局勢無法不使人聯想到1996年秋,塔利班武裝力量向喀布爾進軍,受到國際承認的阿富汗政權潰不成軍的一幕。阿富汗因此成為基地組織的“魚米之鄉”,導致近代史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最大高潮,在5年後的“911”恐怖襲擊事件中達到頂峰。
  伊斯蘭極端主義在短暫沉寂之後,目前再度活躍上升。此後的巴基斯坦卡拉奇國際機場恐怖襲擊事件,以及伊拉克局勢的迅速惡化,完全證實國際社會面臨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第二個高潮威脅。
  這先後兩次極端主義高潮的淵源非常相似,甚至稱得上是歷史的重演。除了思想根源是同樣的伊斯蘭遜尼派激進主義,其最大的促成因素,都是歐美強權註重眼前利益的短視國際政策。
  塔利班組織的興起固然是在1994年,然而所有專家論客都同意:其根源與奧薩馬·本拉登創立的基地組織一樣,在於蘇聯入侵阿富汗之後,西方大力支持的伊斯蘭“聖戰者”運動。
 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,塔利班本身,來自沙特阿拉伯為了幫助培養“聖戰者”而出錢舉辦的大批伊斯蘭教經學校。“聖戰者”運動把矛頭轉向了“邪惡”的西方世界。
  當前遜尼派極端主義新高潮的主要促成因素,則是美國和北約盟友們為了打擊和削弱伊朗“區域霸權”,以及俄國的國際影響,不負責任地大肆鼓勵資助各種遜尼派力量起事,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。
  一個直接結果,便是如今在伊拉克攻城略地的“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”組織(ISIS),獲得前所未有的發展壯大機會和人力物力資源,迅速成為跨越兩國的最大造反武裝。此外,把伊朗作為頭號敵人的沙特,又成為這一過程的主要財東。
  另外一個主要因素,是華盛頓出於短期利益考慮,放任埃及軍方發動政變,推翻民選的伊斯蘭政黨政府,阻斷了政治伊斯蘭力量通過非暴力手段獲取政治權力的通道,加快了基地組織在阿拉伯世界尤其下層“街頭”卷土重來的“合法化”過程。
  美國在阿富汗扶持“聖戰者”力量,雖然落得911的苦果。奧巴馬政府鼓勵扶持敘利亞反對派,至今連一時搖搖欲墜的阿薩德政權都未能推翻,卻已經出現基地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國遍地開花的結局。
  有人或許會認為如此指責華盛頓有失公允。但是必須看到,當今世界仍然是所謂的“美國強制和平”(Pax Americana),美國和北約仍然代表全球無敵的軍事力量,利比亞卡扎菲政權的下場,充分證明西方仍然是可以主導中東世界的唯一強權。
  伊拉克亂局目前的最大贏家是庫爾德族,不費吹灰之力接管了石油重鎮基爾庫克。從更長遠的角度看,華盛頓的現行伊朗-敘利亞政策明顯違背美國的長遠利益,但是因此促成的伊斯蘭教派內戰,卻符合以色列的戰略利益。被迫緊急應變的奧巴馬政府,如果能夠因此得到教訓,改變對伊朗的態度,將會是抑制遜尼派極端主義繼續壯大,造福世界的明智之舉。  (原標題:外媒:伊斯蘭極端主義高潮再現 奧巴馬自食苦果)
創作者介紹

留學代辦推薦

as07asuqs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